鸽羽

太阳在凝血中下沉

总是有人打错电话,还孜孜不倦地打个十几次。随手接了一个,对面传来一挺中性的声音:“喂,我打了那么多次你怎么不接?”
我:“.....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
对方:“没有啊?你不是那谁,那个xxx吗?”
我:“不你打错了。”
对方:“真的?”
我:“真的。”
对方:“你确定?你真的不是xxx吗?”
我:“确定。我只是一个安静的人肉贩砸。”
对方:“OMG!怎么能这样呢?”
我:“不管怎么样都好啦,总之就是这样,拜拜。”
对面居然也呆萌的说了一句“拜拜”
还有轻轻的笑声,不知道是我的还是他(?)的。
顿时备战期末考的紧张和最近不知什么原因而冒出来的失落感顿时减轻了许多。
也许有时候陌生人比朋友更亲切吧。

2015-07-02

孩子喜欢长颈鹿

他喜欢动物的纯真和无表情

像他一样

后来他却发现长颈鹿的傲慢

于是他愤怒地把长颈鹿杀了

然后把长颈鹿的头骨罩在自己的头上

假装自己是长颈鹿

2015-04-15

你蒙着他的眼睛,以为他什么都看不到
过一会你发现自己的手被温暖液体濡湿,你拿开手,发现他早就闭上了眼睛,微笑着哭泣着
他宁可什么都不要看到

2015-03-26

练笔,顺便存个脑洞


清晨,白色窗帘。
还有由喘息声渐渐转为呻吟的声音,一地暗红。
亚瑟支撑着从已经被染成红色散发血腥味的床上立起身,同样被染色了的薄被从他身上滑下,露出了血液的源头。
一道道透明的【特别是在这副白色身躯上】细小沟壑,不断拉长,像是在举行什么仪式一样构成不可思议的图案,血却没有规律地淌下,交错纵横,以微微冒汗的英国人的皮肤作背景,倒是形成一副森林的图画。
叶子全部掉落,已经枯萎了的一大片森林。
他的脚踩在地上,溅起的血滴玷污了苍白脚背。亚瑟颤抖着,身上渗出的体液似乎也是红的,眼睛因为生理泪水对光的反射而闪闪发亮,可惜其中映出的绿可不是那么灿烂。他挣扎着走向床对面的一排排柜子,抽出一把刀子。刀子原来呆的地方,旁...

2015-03-21

人物描写(?)练习



亚瑟跪在泥地里,他的眼睛盯着地面,许久,碧绿的眼瞳被细细颤抖的、有着细腻纹路的皮肤覆盖。

阳光。
亚瑟喝着红茶,眯着眼细细打量着树隙中的细碎,这于十几个小时之前忙碌得房间大厅都来不及打扫的他不同。枪支,机械,一把把流水一样消失的钞票,完全不能看下去的文案,以及伦敦阴沉的雨一样的命令。下午的金色阳光正好帮他摆脱了一切带着硝烟味的冰冷潮湿。难得的空闲。
亚瑟放下茶杯,桌上的下午茶点半点没动,这倒是与大西洋另一岸的某人同步,那边似乎也陷入深沉的思考。
亚瑟叹口气闭上眼睛,嘴唇微张。
那场大雨魅影般在他眼前飘来飞去。
他的粗眉微微皱起,嘴角扯开一条直线,然后突然说:“没事。”
一旁的精灵小姐停下手中正要施法的手。
“...

2015-03-18

你站在悬崖边 听浪拍岸
百日荒洪 似乎你身后的陆地正在分崩离析
我无立足之地
你看着黝黑的礁石

你为什么不去望望闪闪发光的贝壳?
你说你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为什么贝壳是乳白色的,是虚无的碎片

你在等着什么呢?
我希望你在等着什么
浪尖跃起的银鱼
或者是平行飞过的带斑点的双翼

有个人在等你
他唱着来自寒冷之地的歌
笑容将会被你小心地存放在
内心
最冰凉柔软的雪地
足够使你安心

晚安,我的tsots

2015-03-17

亚瑟半眯起眼睛,身体微微弓起,他向四处张望着。
眼前是几乎坐满了的宾客席,不同的服装,花花绿绿的颜色逐渐趋于黑暗;不同的种族,却有一样的眼神。汗水从亚瑟两鬓边滴落,被强灯光照亮,如同碎玻璃渣。
亚瑟感觉喉咙火辣辣的,像吞了一大袋子玻璃渣。
他吞了吞口水,站直身子,想尽量的露出微笑。他的手握紧束缚在腕上的金属,微微颤抖发出铃铃声响。
得了吧,我居然傻到以为自己站在舞台上。
那个时候的亚瑟没有傻,他能清楚的看见黑暗中一盏盏莹莹绿灯。
一群狼,或许比狼更贪婪狡诈。
但愿我不会闯入他们的狼窝。哥哥会来救我的。亚瑟的面部表情总算是柔和了些。这时这场拍卖会的主持开口了:
“接下来是14号拍卖品,一只--纯种的吸血鬼!吸血...

2015-03-16

我把蜜蜂轻轻送入泥土。
你看,多么美好的夜空啊
然后等着你的尸体腐烂,被蛆虫蛀空

2015-03-16
1 / 3

© 鸽羽 | Powered by LOFTER